一个专门
做分享的网站

情感短篇小说

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、恋爱、结婚、拍拖等等感情的事情!

皱纹

yuhao阅读(1925)评论(0)赞(0)

“我要死了!” 她的声音回荡在一个不锈钢马桶里,金妮第二次呕吐。 “你没有死。您应该在最后一枪之后就停下来。”有抱负的模特女演员白兰地放心。“不要混。我,我只喝过香槟。” 白兰地正在归档可卡因行。她停了下来,哼了一声。“只要这是法国人,那家...

柠檬屎-intu社

柠檬屎

yuhao阅读(1827)评论(0)赞(0)

在过去的十年中,我可能已经看到泰国下雨了1000次,所以今天可能是上千次了,尽管可能被认为是例外,因为它不在传统的雨季或季风时期,但是随后的天气模式正在发生变化无论如何,即使在我们这个国家的偏远地区也是如此。 只要在屋外,温暖的泰国雨从来没...

黑手党用土豆做什么?-intu社

黑手党用土豆做什么?

yuhao阅读(1803)评论(0)赞(0)

三天前,当我在家工作时,大约在正午时,我的前门发出很大的敲门声。我看着窗外,看见一个魁梧的大个子从门后退了一步,看着楼上和楼下的窗户。 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自己敲过的门是否在楼上的公寓里,但随后他又敲了另一扇门,这是一楼甚至更硬的门。我住在楼...

摇椅上的老太太-intu社

摇椅上的老太太

yuhao阅读(1908)评论(0)赞(0)

五十年代,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,我们的五个孩子在父母的抚养下长大。在七十年代,我们发生了一些重大事件:我离开家去上大学,我们的母亲去世了,我们的父亲再婚并搬了出去,我的下一个兄弟接管了我们的老房子。 对于我们这个不小的家庭来说,这真是一场剧变...

梅根面对快速大脑综合症-intu社

梅根面对快速大脑综合症

yuhao阅读(1792)评论(0)赞(0)

“嗨,妈妈,我回来了!”  “你好,亲爱的,今天学校怎么样?” 她说,当她从厨房出来时用茶巾擦干双手时,“无论如何,您看起来有点受够了。我开朗的小梅根在哪儿?有什么事吗?”  “什么都没有改变,对我来说什么也没有发生,妈妈,如果那是你的意思...

小狗的眼睛-intu社

小狗的眼睛

yuhao阅读(1789)评论(0)赞(0)

七年前,我们有时用来喂食的邻居的狗怀孕了,所以由于主人经常在工作,我们开始喂她更多的东西。一天,狗狗Da失踪了,仅一个月后,她来到一家商店,我和妻子在大多数晚上都喝了一个小时的啤酒。 她的状况糟糕透顶,有点臭,但显然很高兴见到我们,因此我们...

为什么男人有乳头?-intu社

为什么男人有乳头?

yuhao阅读(1798)评论(0)赞(0)

当我还是大约七,八岁的男孩时,在我变得过于自我意识以至于无法询问这类事情之前,我问妈妈母亲胸口上的乳头是干什么用的。 她看了我一会儿,关闭了吸尘器,说:“让我们来杯茶聊天吧,好吗?” 所以,我们坐在沙发上捧着杯茶,妈妈开始了。 “你认为他们...

吹喇叭-intu社

吹喇叭

yuhao阅读(5692)评论(0)赞(0)

吹喇叭的为了营生,在喜事儿的人家吹得喜气洋洋,那个响亮啊,十里八村都能听到;在丧事人家,吹得痛哭流涕,哀嚎遍野。其实他们心里是什么滋味,是喜还是忧,没有人知道。为了那几毛钱,要么强颜欢笑,要么强说愁啊。你可别小瞧这几毛钱,家里人还等着买棒子...

红棉袄-intu社

红棉袄

yuhao阅读(5532)评论(0)赞(0)

几十年过去了,二姐的红棉袄还在我的眼前晃动,像一团火。 二姐不是俺的亲姐,是三叔家的二姑娘。俺爹是老二,她爹是老三,上面还有一个大伯是他们的大哥。二姐虽然是俺的堂姐,其实跟亲姐一样。在称呼上也是一家人,一起喊“咱叔”,“咱大爷(大伯)”。他...

入世、济世和出世:儒家的救赎-intu社

入世、济世和出世:儒家的救赎

yuhao阅读(5735)评论(0)赞(0)

一般人会认为入世是济世的第一步,而出世就不会入世了,更不会济世。你看那些和尚道士,住在深山老林,是出世了,他们哪里还会关心民间疾苦? 和尚觉得生老病死都是苦、苦、苦。要脱离苦海,跳出无尽的生死轮回,就不能在人间瞎折腾。而道士要追求长生不老,...

intu社_一个专门 做分享的网站

联系我们